当前位置:首页>邪教辨析

法轮功吸引未成年人的“法器”

2017年02月17日 09:20 作者:格雷戈里·格洛巴 娜佳(编译)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核心提示: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知名反邪教专家通过对法轮功“明慧”儿童夏令营、学校和幼儿园内幕的披露,揭示法轮功吸纳未成年人入教的手段和危害,并以此警示世人。

  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说:“孩子就像空瓶子,里面装什么就是什么。”

  “一周后症状全消”

  “明慧”儿童夏令营在俄罗斯和欧美各国都有,参加“明慧”儿童夏令营的孩子来自法国、英国和爱尔兰、德国、挪威、阿根廷、美国和加拿大。而其中受到法轮功领导层特别关注的是来自中国大陆且具有境外家庭背景的孩子们。那些孩子成为“非政治运动”法轮功积极开展意识灌输的首要对象。

  “明慧网”登载的多伦多儿童夏令营汇总报告中写道:“在夏令营的最后一周她和另一个国际班的孩子们(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孩子)一起度过。15岁的姜姜(译音)在新班中很受欢迎并交了很多朋友。她给新朋友们讲法轮功和其追求。当他们了解到之前在中国闻所未闻的事情后,5名中国孩子同意退出中国共青团组织。”此外,那些“夏令营”的孩子还在法轮功反华宣传活动期间被招徕参与散发传单和收集签名。

  然而,最令人担忧的,还不是法轮功那可疑的充满神秘色彩的邪教实践,也不是利用孩子参与成年人的政治纷争,而是法轮功信徒对待健康和医学的态度。

  “当母亲把托尼送到夏令营来的时候,他还在发烧,但他坚持留在夏令营。托尼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毫不在意,和大家一样完成了计划该做的事情,过了一周他的病状全消了”。

  值得关注的是,这篇文章不是针对邪教的批评,也不是受害者的控诉,而是法轮功信徒的自我吹捧。作者自豪的是,孩子发烧一星期(!)没有管他。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发自内心地夸“儿童夏令营”的好话。这种见证远非个案。

  “一个姓陈的女孩说,如今她可以打坐长达50分钟。她说,当双腿开始痛的时候,她就想,如果把腿放下来,就不能消业,将来还要受折磨,因此她就再坚持几分钟。现在每天晚上她和妈妈都要一起打坐1小时,有时候疼得掉眼泪,但她说在国外感觉很好。”

  仅是普通幼儿园?

  除了夏令营以外,法轮功为了从娃娃抓起,开设很多学校和幼儿园。

  “世界法轮大法”网吹嘘道:“法轮功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台湾、泰国、日本、韩国、英国、新加坡、德国、以色列、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已正式开设30多所学校和‘明慧班’”。在这些学校中就读着3-12岁的孩子。法轮功的圣书(李洪志“大师”写的书)作为必修内容被列入教学大纲。对于小孩子来说,神秘宗教学说的原著是难以理解的,因此,为他们精心设计学习内容——诵读李洪志的诗。理论与练功相结合,令“老师们”骄傲的是,孩子们的幻觉很快就被诱导了出来:

  “此后,所有孩子开始绘画自己的练功景象。有些画还展现了他们看到的其他空间的东西,如,法轮、佛、莲花,以及发正念、灭邪恶的情景。来上课的有175人,大大出乎预料”。

  在俄罗斯类似“官方开设”的课程活动已制造2起丑闻。2014年下诺夫哥罗德的“刑事编年史”网报道,执法人员查处了一家没有许可证的私人幼儿园,该园园长和老师均为法轮功信徒,从他们那里收缴了一本《转法轮》(已被列入俄联邦极端主义宣传品名单)、《在明慧网成立20周年法会上的讲法》、《12步骤祷告》、《大法学员是什么样的》等法轮功邪教资料。老师们还承认,这些资料用于对孩子的教学。尽管后来园长企图否认这一点,一口咬定,那些资料是工作人员存放在幼儿园供“个人使用”的,还声称,搜查和随后的司法调查程序是对信仰的迫害。根据法院判决,这个可疑的幼儿园被关闭,而依据“非法经营”有关法律条文,园长被提起刑事诉讼。

  然而,2015年类似的丑闻在莫斯科又发生了。俄联邦公共商会成员克里斯蒂娜·博图普契科向调查委员会投诉,称莫斯科市一家名叫“儿童美学教育中心”的教育机构以“少儿气功”的名义开设“明慧少儿学校”的课程,课堂上使用的基础教材是法轮功“大师”李洪志的书 ,此书是中国政治邪教组织“法轮功”的纲领性文件之一。随着电视台对诱导孩子练法轮功的曝光和丑闻的持续发酵,法轮大法中心代表广发新闻稿进行撇清,声称法轮功与课程的开设者“毫无关系”。

  与其说“真”字当头的法轮功信徒撒谎,不如说他们对于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真相”。一方面强调,法轮功没有固定成员,没有领导和组织,只要读李洪志的书并习练法轮功的人都可以算作法轮功弟子,由于对东方情调的酷爱者甚多,故按这种说法“遍布全世界”的法轮功信徒有几百万。另一方面又经常强调,不按李洪志的戒规生活的人不能算作法轮功弟子。而同其他宗教系统类似,每行一步都要完全遵守所有戒规是很难的,如此,可以与任何一个遭遇麻烦的信徒瞬间撇清。正如那个“明慧”少儿学校网站介绍的那样,等风头过后学校又重新开始活动,并与各地“毫无关系”的法轮功信徒密切联系。

  “孩子们,不要去”

  有一个问题:孩子们是通过何种方式来到了上述那些夏令营和学习“唯一真理”的学校呢?首先,去那里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大部分都是法轮功信徒,因此他们自小就接受“法轮大法”教育,一些孩子的身心健康状况已令人堪忧。

  不过,法轮功在后苏联空间的人数不多,在需要显示人多势众的场合,哪怕只需要一二百人,也必须召集各地区甚至邻国的法轮功信徒。显然,为现有邪教家庭的孩子开设的多家儿童教育机构也有扩招倾向,他们散发传单并许诺,教育方法一流、学费不贵,还能强身健体。法轮功信徒的熟人和那些偶然收到法轮功传单的人们,则是那些法轮功“教育者”的重点关注对象。

【责任编辑:柏枫】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冀ICP备1601925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