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博览

萧鸾:一个在流泪中残酷杀戮同宗的流氓皇帝

2017年06月12日 16:47 作者: 来源: [纠错]

  历史上有一个杀人之前必要焚香祷告、痛苦流泪的一个皇帝,今天我们就来讲讲他的故事!

  “莫言无辜受诛戮,只缘帝王兴起时”——其实没有几个帝王是一时兴起而杀人。 巍巍皇宫,九重之地,曾是多少人向往的地方。但是,又有谁知道就是在这金碧辉煌的繁华背后到底发生了多少父子相残、手足相诛的人生惨剧呢。从宫廷达官贵人们的争执到后宫万千粉黛的算计与自相残杀,表面上庄严恢弘的皇宫重地实在像一个屠宰场,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在宫廷的斗争中丧失了性命。

  两晋南北朝是中国的大分裂、大混乱时期。正因为混乱,在这一时期的各种割据政权中,都出现过一些行为极其怪异的君主。今天来讲讲南北朝的南朝齐明帝萧鸾。

  萧鸾(452年—498年),南齐开国皇帝萧道成的侄子,因父母早亡,萧鸾从小被萧道成收养,萧赜对他也非常不错,所以他很受宠爱,也很受器重,官也越做越大。萧鸾一生,历高帝萧道成、武帝萧赜、郁林王萧昭业、海陵王萧昭文四位皇帝,其中萧昭业、萧昭文兄弟俩在同一年被他这个堂叔祖兼辅政大臣先后废杀,最后他以同宗支庶的身份入继大统,当上了南齐第五任皇帝,庙号高宗,史称齐明帝。

  读《南齐书·明帝本纪》,其中有两句话历历在目,不禁让人对萧鸾这个皇帝又敬又恨,一句话是“帝明审有吏才,持法无所借;制御亲幸,臣下肃清”,另一句话是“(帝)性猜忌多虑,故亟行诛戮”。意思是说,萧鸾明察秋毫,有为政才干,依法办事,公正无私,但是他过于猜忌,动不动就杀人。

  当年,萧道成、萧赜父子,对萧鸾那个好,真是没的说,但萧鸾就像一条喂不熟的狼,一旦大权在握,牙口硬了,就忘恩负义地反过头来咬人,而且是一批批的咬。他咬的人,若是乱臣贼子也就罢了,可偏偏是对他恩重如山的高帝萧道成、武帝萧鸾的后人,也就是他的同宗,且几尽杀绝。清朝人王鸣盛在《十七史商榷》中对齐明帝弑杀高武子孙加以痛斥道:“以鸾之逆恶无人心,亘古有伦匹。”

   萧鸾在位期间,基本上没有停止过杀戮,主要集中在对宗室的杀戮,萧鸾为人多猜忌,对武帝和高帝的子孙严加防范,可能是自己这代子孙不如高帝和武帝的多,所以很是妒忌。所以只要这些宗室王稍微不注意就会被屠杀。萧鸾猜忌他的同宗,信任典签,叫他们监视每个王侯。齐明帝每当杀害一个藩王,总是于夜间派兵包围其住所,翻墙破门,喝喊而入,把他的家产全部操封没收。江夏王萧锋,德才兼备,萧鸾曾经对他讲道:“始安王萧遥光极有才干,可以委以重任。”萧锋别有意味地回答道:“萧遥光之于殿下您,正如殿下之于高皇帝一样。卫护宗庙,安定社稷,他确实可以寄于厚望。”萧鸾听萧锋如此一说,感觉被人打中了心中的要害,点破了心事,不禁大惊失色。等到萧鸾大杀诸位藩王之时,萧锋派人给萧鸾送去一封信,在信中嘲讽、责斥他。萧鸾因此而非常害怕萧锋,不敢到萧锋的住所去抓获他,于是就让萧锋在太庙中兼任祠官之职,然后在夜里派兵去庙中捕获他。萧锋从太庙中出来,进到自己车中,那些前来杀他的兵士也要上车去,但是萧锋不让他们上来,他力气非常大,徒手与这些人击打,使好几个人倒在地上起不来……当然,好汉不抵群狼,最终还是被杀。

  萧鸾派遣典签柯令孙去杀建安王萧子真,萧子真吓得钻进床底下藏起来,柯令孙用手把他拉出来,他给柯令孙下跪磕头,乞求免于一死,情愿为奴仆,但不被答应,照样被杀害中书舍人茹法亮去杀巴陵王萧子伦。萧子伦其人,性情英勇果敢,当时任南兰陵太守,镇守琅邪。琅邪城中有守兵,萧鸾担心萧子伦不肯轻易屈服,任人宰杀,就问典签华伯茂如何办,华伯茂说:“大人您如果派兵去收拾他,恐怕不能很快达到目的。如果把这事委托与我办理,只以一人之力就可以办妥。”于是,华伯茂就亲自手执配有毒药的酒,声称为御赐,逼使萧子伦喝下去。萧子伦理正自己的衣服、帽子,出来接受诏书,并且对茹法亮说:“先前,太祖灭宋而自立。今天的情况,也是天数所定,在劫难逃。你是曾奉事过武帝的老人了,现在受指使而来,当是身不由己,奉命行事而已,这酒也绝非是平常饮宴的酒!”说完接过酒杯,一仰而尽饮之,受毒而死。死时他年龄才十六岁,茹法亮以及周围的人无不感动而流泪。

  清人王鸣盛在《十七史商榷》中对萧鸾屠杀高帝、武帝情况进行过专门统计,“高帝十九男,除武帝及豫章文献王嶷,临川献文映、长沙威王晃、武陵昭王华、安成恭王暠、始兴王鉴已前卒,其余夭亡者凡四人。此外鄱阳王锵、桂阳王铄、江夏王锋、南平王锐、宜都王铿、晋西王銶、河东王铉、并出继道度之衡阳王钧等,凡八人,皆为萧鸾所杀。又杀铉之子二人。……武帝二十三男,除文惠太子及竞陵王子良已前卒,其余夭亡者凡四人,又巴东王子响别自被杀。此外庐陵王子卿、安陆王子敬、晋安王子懋、随郡王子隆、建安王子真、西阳王子明、南海王子罕、巴陵王子伦、邵陵王子贞、临贺王子岳、蜀郡王子文、衡阳王子峻、南康王子琳、湘东王子建、南郡王子夏、并出继道度为孙之永阳王子珉,共十六人。文惠太子四男,长即前废帝郁林王昭业,次及后废帝海陵王昭文,次巴陵王昭秀,桂阳王昭粲,皆为萧鸾所杀。通计高帝之子、孙及曾孙三世为鸾所杀者凡二十九人。而锵、铄等之子,子卿等之子,见于史者独占铉之二子在孩抱中见杀。实在所杀必不止此数,当以其成熟而略之。”

  也就是说,在萧鸾的一次次杀戮中,萧道成、萧鸾父子的后辈子、孙及曾孙被杀的有二十九人,怀抱中的婴儿被杀者还不在其中,场面真是血腥恐怖,令人惨不忍睹。对此,清朝人赵翼在《二十二史札记》中说:“齐高、武子孙,则皆明帝一人所杀,其惨毒自古所未有也。”

  萧鸾不但是一个极其残忍的家伙,而且还极其会装逼,善于装逼。他任内长期深居简出,要求节俭,停止边地向中央的进献,并且停止不少工程,但私下却很奢侈。每次杀人前,萧鸾都装模作样地哭上一场,以示迫不得已而为之。据《南史·桂阳王铄传》载,一天萧铄对人说:“吾前日觐王,王流涕呜咽,而鄱阳、随郡见诛。今日见王,王又流涕而有愧色,其在吾邪?”果然这天夜里三更,萧铄被萧鸾鸩杀。《南齐书·列传第二十一》也载,“延兴建武年中,凡三诛诸王,高宗辄先烧香火,呜咽涕泣,众以此辄知其夜当相杀戮也。”可以说,萧鸾一流泪,就是他准备杀人的信号。对于萧鸾杀人前焚香祷告、痛苦流泪的这类作秀式的表演,柏杨先生这样评价:“萧鸾是一个小动作特别多的老流氓。”

  所以,每逢他晚上焚香祷告,呜咽流涕时,左右的人就知道明天一定有大规模的流血了。最令人注意的是他在死前的一次行动,永泰元年(498年),病中的齐明帝,最大的“心病”是高、武子孙犹有十王,不斩尽杀绝,日后必成国家大患。于是,便和他的侄儿萧遥光密谋诛杀,一口气杀了萧铉等十个亲王。杀了之后,才命有关部门告发那十个亲王谋反。奇妙就在这里,萧鸾接到报告后,不但没有批准,反而义正词严大加斥责,批驳不准。于是,有关单位站在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律”立场,冒着皇帝“震怒”的“危险”,再度请求,坚持前议,萧鸾这才“迫不得已”,向法律“屈服”……

        这位邪恶的皇帝临死前还告诫儿子萧宝卷:“动作要快,不要落到人后。”萧宝卷深记这个教训,所以杀人时疾如闪电。猜忌一动,杀机即起;杀机一起,即刻行动,不作任何考虑,也无任何预兆和迹象。这段历史让我们感觉到,古代善良的人们只知道对皇帝顶礼膜拜,把宫廷看得无比神圣,而事实上宫廷决不是圣洁的殿堂,皇帝也不是天之骄子,宫廷里到处充满着血腥,污秽和阴谋。

  萧鸾之所以对同宗大开杀戒,主要原因在于他做贼心虚。他杀了人家的子孙,夺了人家的位子,必定担心人家报复,再把皇位夺回去,而潜在的危险分子必是高帝、武帝一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这一支兄弟少,子孙少,且年龄较小,怕将来不是高帝、武帝一支的对手。萧鸾即位时,已经四十三岁,身体一向不硬朗,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年,不得不为后世担忧。为了实现权力的顺利交接,就必须面对“近亲寡弱”而“高、武子孙日益长大”这一现实问题,对高帝、武帝的子孙一批批地进行屠杀,以至于“太祖、世祖及世宗诸子皆尽矣”。

  公元498年,萧鸾病逝,只活了四十七岁。不要以为他两腿一蹬,罪孽会随之消逝,萧鸾如此屠杀宗室,是有报应的。萧鸾有十一个儿子,他死后,他的子孙也在宫廷杀戮和其他政治事件当中也悉数被杀,以至于绝后。据《十七史商榷》载:“(萧鸾)十一子之中,梁武帝杀其六,东昏杀其一,魏人杀其一,余早夭者二,废疾无后而善终者一。然则鸾之子凡成人者皆不良死,盖鸾之后已绝。”其实,只要存在肆虐的皇权,历史的惨剧就不会避免。

【责任编辑:羽洛】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冀ICP备1601925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