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博览

情人节历史版:李世民和长孙妹妹

2017年02月14日 11:24 作者: 来源:新浪网 [纠错]

  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也过得太慢,本以为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形如陌路。此刻,我们才送走中国传统情人节元宵佳节,却又迎来了西方的浪漫情人节,可谓是你方唱罢我登台,各领风骚数几天。那么,这一篇我们也不能免俗地赶一下洋节,扒一扒千古一帝李世民有着怎样感天动地的历史之爱。

  情人节之历史版:李世民和他的长孙妹妹的爱情故事 

  关于李世民和他最贤慧的女人也就是他的大老婆长孙皇后的感人爱情故事,这可是有史可查的。

  据说,一部二十四史里,若论领袖群伦的夫妇,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伟大爱情是唯一可歌可泣的一对儿,他们堪称第一家庭的模范夫妻,五好家庭呀,以至于长孙皇后以36岁华年红颜仙逝时英雄气短的李世民哭成了一个小娘们的泪人样,没有了一点英雄好汉的气魄,真性情呀!甚至于因为把老婆的坟墓修得比老爹的还大,而被“上访专业户”魏征同学哂笑过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正经说起来,李世民还是一个怕老婆的种。人说怕老婆会发达,疼老婆会发大达,果然李世民就是这样发达的。因为在历史学家的眼里李世民确实是比较怕老婆的那种,他做皇帝以后把自己宗族没功劳又做大官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本家子弟全都炖了“冬菇”,而唯独是提拔发妻长孙皇后的亲戚,包括大舅子长孙无忌等等,本来这个大舅是要位极人臣当总理的。连老婆的族叔长孙顺德受贿,铁面无私的李皇帝不仅不惩罚他还给他赐绢几十匹夫(讨好老婆到了不惜自污的地步),气得主办案子的胡副检察长大骂李世民徇私枉法,李世民装聋作哑还苦笑着打哈哈:“人生性灵,得绢甚于刑戮;如不知愧,一禽兽耳,杀之何益!”这话表面上很通情达理,其实也就是歪理而已,如果他已经是毒物,你还以毒攻毒那不正中下怀吗?有多少够送?一定是孙悟空打死的那个小妖精的名字:有来有去变成有去无回。甚至最后连他的老婆大人见他做得如此没技术含量(这哪是那个全国人民都爱戴的老公)都看不过眼了,怕影响了他的声誉,于是有点娇嗲地调侃李世民说亲爱的你就把我打入冷宫甚至削发为尼吧,看我的亲戚还敢不敢这样做,李世民当然也学秦琼捂住王老好的嘴一样,死死捂着她的樱桃嘴,最后是转移谈话主题拉她去看大戏了事,就像他被魏征臭骂顶不住时常常跑去散步解闷的移情法。

  没有你赢了世界又如何?李世民一定又在心中念叨那句话,难怪周幽王为搏红颜一笑而烽火戏诸侯了,那时候美人就是整个国家呀,甚至比国家还大,不然如何有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故事传颂?

  男人通过征服世界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世界。妙呀这句话!

  最令人迷惑的是,这回“上访专业户”魏征也会装聋作哑了,以前他的口头禅是“叫李世民来找我”,现在他老人家居然是一个屁都不放,这也太给皇后面子太玷污自己的历史威名了吧,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百思不得其解啊,这又是为何呢?难道魏专业户看出了里面不同凡响的玄机?于是故意装聋作哑?

  总之这是一个谜(估计是为了报恩吧,没有长孙皇后估计魏老头早就回家种田了),反正从这个侧面你就知道长孙皇后在李世民心中的位置和份量了,那是谁也不能撼动的。即使以减掉自己的历史分数,来讨好自己心爱的老婆也在所不辞。

  这才是男人的真性情,十分丰满的历史形像。

  据说,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是从小玩到大青梅竹马型的很对脾气的恋人。原来是从小泡到大的“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校园速配类的,怪不得那么两小无猜了,长孙皇后当然也不可能像想泡国母的李诗仙所写的“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的泪光闪闪的不知心恨谁的剩女了,反正大家门当户对,都是上流社会,又是郎才女貌,他们的父辈都是隋朝的高官,都有显赫的贵族血统,还和皇帝也沾亲带故,反正套用一句现代很IN的话就是他们之间没有生分,是零距离的亲密接触,这就为爱情的温床铺下了最温暖的土壤。

  长孙在五岁的时候就为李世民春心萌动芳心暗许了(这也太有点那个了吧?玩幼儿园之恋?)。

  那时候,长孙MM寄人篱下,在舅舅高士廉的家里猫冬(是被长孙安业扫地出门赶出来了)。突然有一天,有一个长得十分有皇帝样(龙种是也)的男人来找长孙MM的哥哥无忌,他也就才九岁,身披黑斗蓬坐骑小雪马,英气逼人呀,长孙MM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也从此认定这个弓娴马熟英气勃勃的男孩是她要一生跟随的人了。幸福呀,五岁就找到真爱,长孙MM也够幸福的了,最终是红颜薄命(天也嫉妒红颜呀)早早就归天了,害得李世民一个月悲伤地不能正常上班。

  他被长孙MM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先偷偷地用眼睛的余辉景仰一下小MM,虽然还没有完全发育,但已经显出了美人胚,而且举止端庄高贵大方,不愧是皇室后裔,贵族气质难自弃,那是装不出来的,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一种母仪天下的风度,得分,这小妞我泡定了,他就是小男人李世民。

  情人节之历史版:李世民和他的长孙妹妹的爱情故事 

  从此以后,小李世民整天跑高士廉家来了,为的也是想多见小美人长孙MM,当然那时太小了,他们之间也不可能说出太多的缠绵悱恻的肉麻话(小孩子嘛懂什么爱情),而李世民又生性不喜欢玩“过家家”的游戏(要是这样长孙MM也不会那么痴情于他了),所以总是串进长孙无忌的房间里大谈国家大事建功立业的大人话(装B耶),长孙MM有点无聊,也跟了进去,虽然没听懂这两个半大男孩说些什么,但就是爱听,最重要的是,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泡帅哥电电他,因此他们的眼神总是时不时地碰撞,在电光火石间又闪开了。

  哈,多么美妙的幼儿园之恋,没有一点世俗杂质和功利,比白雪还纯啊,就因为喜欢,喜欢是最大的理由,最大的动力,除此之外一切都无关紧要,生命也变得很轻。

  再后来,他们熟了,于是便在天气放晴时出去堆雪人打雪仗,长孙MM看到蓝天白云晚霞燃烧得如爱情血语,于是一改端庄娴静的脾气,恶作剧地把一把冰冷的雪灌进了亲爱的世民哥哥的衣领里,世民哇哇地大叫,顺势使坏把长孙MM压在身下,猪啃泥般一通乱啃……

  最终,居然是长孙MM被啃出病来,相思病啊。年老时是病找人年轻时为了某种需要可以人找病呵。

  为了能把小帅哥拴在自己的病榻前,长孙MM终于轰轰烈烈地病了一场,躺在床上小鸟依人的样子更像一只病猫那样可怜又可爱,有时还迷迷糊糊地说一些诸如“我爱你”什么的梦话。

  小帅哥世民当然愿意被拴在长孙MM的床前,有时候那药实在太苦,长孙MM耍小性子不喝,除非小帅哥一匙一匙地喂她,于是小帅哥不厌其烦地侍候她,那时候她也感觉自己是一个女王一样,非常享受。

  然后,小帅哥又监督她好好睡觉,把她轻轻地放上枕头,铺上锦被,室内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香气。弄不清是MM的体香还是别的什么香料,反正世民很喜欢这味道,所以借着照顾的理由日以继夜地赖在MM的房间里,MM说民哥哥我好闷呀,这当然是一种小小的撒娇,冰雪聪明的民哥也心领神会,于是东南西北给她摆龙门阵,然后MM说民哥你讲错了,应该是这样的,打你你这小笨猪,于是便亲热地扭成一团。长孙MM可是一个好读书的才女,《四书五经》不在话下,就连《孙子兵法》都读,这也无意中拉近了与世民的距离,世民后来当了皇帝有疑难都来咨询她呢。女子无才便是德,可长孙MM有才也有德,所以世民小帅哥喜欢她那是理所当然的,不喜欢那才是傻瓜呢。

  于是,他们会心地傻笑,于是MM满意地睡着了,世民怕她踢掉被子受凉,于是就整夜守在她床边,第二天一醒来长孙MM就发现亲爱的世民还在她的床边香甜地睡着,那个心花怒放呀,病早好了一半。

  长孙MM病好了以后,春天也来了,春天正是爱情疯长的季节,动物大部分在那时候发情。此时草长莺飞,山花灿烂,小帅哥不失时机地和MM两人一马飞奔在辽阔的原野上,于是春心荡漾,诗意大发。“烟霞交隐映,花鸟自参差。”小帅哥出口成章。

  小MM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她发觉民哥哥突然大了很多,很MAN的样子,春天里的人和物多美呀,美不胜收。

  可是当她感觉这么优秀的男人会离她而去时,她心情无端又忧郁起来,下马之后便一阵胸闷跑进了深林。

  “长孙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吹风又受凉了?”李世民连忙关切地问。

  “民哥哥,你大了是不是不要我了?”想不到MM问得还蛮直接,直奔主题的样子,要是在现代也是潮女一个。

  “怎会呢?我们是八级台风也打不散的一对儿,你爹娘早已把你许配给我,总有一天我会用高头大马来迎娶你的,那时你就是我最幸福的新娘。”小帅哥知道得还不少,说这话时苗条垂柳成了夕阳中的新娘。

  “真的?”长孙MM又惊又喜地说。

  “骗你是小狗。不信咱们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变,如何?”嘿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居然也能成就了一段千古代佳话。

  后来,十三岁的长孙MM果然幸福地嫁给了十七岁的李世民,真正做了他货真价实的小媳妇。爱情原来也是可以设定的,且不全是悲剧,比如说这一对儿。

【责任编辑:思雨】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