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博览

许穆夫人:史上第一位美女诗人

2017年02月13日 10:17 作者: 来源:新浪网 [纠错]

  趁着现在传统诗歌因电视强推有走俏之势,我们在此继续古代诗人的好的故事。连续写了几个男诗人之后,这一篇我们又来写一位美女诗人——许穆夫人,这就是俗称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许穆夫人,诸位看家也许不是太熟悉,比起李清照啊卓文君啊上官婉儿啊,知名度可能是不在同一级数上,不过如果说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美女诗人,你可能就会眼前一亮、醍醐灌顶吧,这也是她能入我法眼的缘故。至少她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所留下的《载驰》一诗,对后世影响很大。最重要的是,她不仅有倾国倾城貌,还是一个舍生忘死的爱国女英雄,被大名鼎鼎的《诗经》、《左传》反复传颂的中国第一位爱国女诗人。

  而这位古代的女英雄,却有一个十分传奇的家世传说,围绕着她的家族的著名历史故事和成语典故也是络绎不绝,一个个都如雷贯耳,这个也确实令人大吃一惊。

  许穆夫人生长于春秋时期礼崩乐坏的卫国,她的倾国倾城貌据说就是传自她的母亲宣姜,春秋著名的一代“淫后”。 宣姜当然是一位家喻户晓的大美人,美艳动人的宣姜的出嫁和婚变,差点让卫国陷入了战乱之中,卫国政治及高层人士一直为其动荡不安,并由此演绎了许多著名的历史故事。

  宣姜原本是许配给卫宣公的儿子太子伋(也叫急子,他本身就是父亲和爷爷卫庄公的小老婆夷姜私通所生),却因为宣姜太漂亮,自己半路截留做了老婆,给太子伋另娶一个,宣姜后来为宣公生下两个儿子公子寿(一作寿子)和公子朔,公子寿却十分有情有义,是可以为大哥太子伋去死的人,据说成语“李代桃僵”就典出于他们兄弟俩的感人故事。

  所以,围绕许穆夫人的身世,可以写一本十分精彩的书,而且牵涉到了历史上很多大大有名的人物。比如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也就是公子小白),据某些历史研究者考证,他是许穆夫人的小舅,因为公子小白本来就是齐僖公的小儿子,而许穆夫人的娘亲宣姜正是齐僖公的女儿,野史上说这对甥舅曾有私情,至少作为政治联姻,许穆夫人为了帮助自己的祖国卫国,最初曾考虑嫁给这位有强大政治和军事能量的小舅呢。后来卫国受到北方狄族入侵,也是小舅派人帮助卫国复国,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而引起狄族入侵,就是因为许穆夫人的那个“封鹤为将”、史上最著名昏君之一的堂兄弟卫懿公。

  卫懿公这家伙,名为国君,却是一个玩物丧志的“贪玩王”,他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养宠物,那种痴迷劲比现在的“喵星人”、“ 汪星人”还甚,心思根本不在朝政上。

  而他最喜欢的宠物就是高贵漂亮又亭亭玉立的鹤(此时的他一定把鹤幻化成了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玩到最HIGH的时候,他居然轻人重鹤,把鹤当人,还隆重地封之为“五星上将”,比满朝士大夫的待遇还好,出入同车,锦衣玉食,而且为了供养这些娇贵的鹤将军,他不加节制地对百姓横征暴敛,连“鹤捐”的税种都出来了,弄得卫国民不聊生,国力每况愈下。

  北方狄族看到有机可乘,便出兵卫国,由于老百姓对昏君已经厌恶到了极点,没有谁肯帮他卖命,还充满讽刺意味地让他派自己的威风八面的鹤将军去保家卫国,结果当然是卫国很快败亡,卫懿公也死于战乱之中。

  国君死了,仓皇逃到黄河南岸的卫国将士们,便仓促地立了许穆夫人的另一兄长为国君,是为戴公。

  听到国破家亡,远在许国的许穆夫人心急如焚,颇有侠女风采的她,恨不得生有一对翅膀助其飞回故国加入战阵。而当她要求自己亲爱的夫君许穆公伸出援手,帮卫国赶走北狄以能复国之时,居然英雄气短的许穆公两眼一翻白,说爱莫能助,此时的许穆夫人也只能埋怨自己当初不能嫁给了英明神武的小舅齐桓公了(那个时代近亲结婚是常事,稍后的汉惠帝刘盈不也是亲舅娶了自己的亲外甥女做皇后吗)。

  而更加气人的是,许穆公不仅不派兵参战,当悲愤至极的许穆夫人单骑赶回祖国时,他还派大臣多加阻拦,大臣们皆责备许穆夫人“众稚且狂”,认为她一介女流却抛头露面有失许国体面,不像国母,更断定她即使回去也是一事无成徒增笑耳。

  然而,决心与卫国共存亡的许穆夫人,克服了种种困难,终于冲破各种阻挠顺利踏上了回母国之路,并浓墨重彩、充满深情地玉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首爱国诗歌《载驰》,可以说是有感而发:“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那种忧心如焚行色匆匆跃然纸上,既朴实无华又十分情真意切,也充分表达了一个爱国女诗人一往无前、赴汤蹈火而无悔的心迹。

  后来的结果证明许国大臣们的预言是不准确的,许穆夫人此举不仅不是一事无成,还救了卫国。许穆夫人一面督促卫国整军再战,还利用自己和公子小白的特殊关系,借来了能征善战的齐国军队帮助打跑北狄,终能延续了卫国以后四百多年的国祚。这正如她在《载驰》中所写:“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所谓大邦,便是齐国也。

  据说《左传》闵公二年的记载也与此诗完全吻合。

  那么,为什么连最初她的夫君都不想帮她,而公子小白反而会积极援救卫国呢?关于这个,除了他们是亲戚,很多历史研究者都指向了公子小白和许穆夫人有一段暧昧关系。

  想当初,许穆夫人到了婚嫁年龄之后,前来提亲的,除了许穆公,还有实力强横的公子小白,在那种讲究政治联姻的春秋乱世,要壮大母国声威,当然公子小白会是首选,何况公子小白的母亲还是卫国自己人。而且面对许国和齐国的同时求婚,当事人许穆夫人也曾勇敢地表达了自己的主观意愿:“今者许小而远,齐大而近。若今之世,强者为雄。如使边境有寇戎之事,惟是四方之故,赴告大国,妾在,不犹愈乎?”(《列女传》)

  这意思再明白不过,换句话说,也可以当作是许穆夫人对风度翩翩又本领高强的公子小白的一次赤裸裸的爱情告白,有历史研究者推断许穆夫人和公子小白早有暧昧,当年公子小白因齐国内乱出逃到莒国,莒国和卫国很近,这对璧人早已暗通情愫,公子小白飞黄腾达之后,当然忘不了这个如花似玉的外甥女,后来干脆以政治联姻方式想把她娶回家,只是天不遂人愿,许穆夫人也不是出生于想嫁谁就嫁谁的时代和家庭,最后只能由长者配给许穆公。

  而即使是嫁给了许穆公,成了有夫之妇,公子小白也不曾忘记了这位大美人,还给许穆夫人送去了有爱情象征意义的鱼轩,所以公子小白让自己儿子公子无亏率战车300乘、甲士3000人替卫国复国,就比较好理解了。

  在那段“存天理、灭人欲”的严谨理学还没有大行其道,甚至于生活作风也如学术一般“百花齐放”的春秋时期,君王家的奇葩情感泛滥成灾也是情有可原,且不说许穆夫人想嫁亲舅,即使是齐桓公的老哥齐襄公,因与自己亲妹妹也就是鲁桓公的王后通奸,而杀了鲁桓公,也不是个事,更不用说许穆夫人的娘嫁给卫宣公父子二人了。何况许穆夫人想嫁亲舅,本来也只是纯粹的政治联姻要保家卫国呢,毕竟齐桓公是当时叱咤风云的大英雄,大国掌舵者,不傍他傍谁?

  这不,齐国军队雄赳赳气昂昂地一出击,再加上许穆夫人的姐夫宋桓公以及许国的帮助,北狄便被打退了,卫国也得救了,许穆夫人的爱国女英雄形象也从此定格。

  而作为我国第一位女诗人,许穆夫人留下的诗作并不多,《诗经》仅录了她的几首诗,除了著名的《载驰》,还有《竹竿》和《泉水》等,且是有争议的。

  许穆夫人的诗歌,基本都是通俗易懂、气势磅礴,毫无脂粉气,通篇是且歌且吟,我手写我心,英雄霸气侧漏,所谓的“淇水滺滺,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忧”,淇水本身就充满了爱情的象征意义,再加上旷世奇姝的爱国之寂寞伤怀,这是何等的荡气回肠、震撼人心,难怪某些诗评家也充满感叹地道:“这是多么优雅、富裕又轻快的忧伤啊!”

  不管许穆夫人和公子小白有无私情,历史记住的却不是她的香艳故事,而是其情真意切的爱国诗篇,这就够了。

【责任编辑:蘑菇】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冀ICP备1601925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