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全能神异想天开的“任意犯罪”

2017年10月13日 08:35 作者:李清溪 来源:凯风网 [纠错]

  三年前,即2014年5月28日,在山东招远的一家快餐厅内,张帆、张立冬等6名全能神信徒把吴硕艳女士活活殴打致死。“5.28惨案”及全能神邪教的血腥、残忍曾经震惊了无数世人,尤其是一干凶手在杀人之后却表现出“不后悔”甚至理直气壮的模样,至今令人难以释怀。

  笔者认为,酿成“招远血案”的根源之一,正是全能神自我授权、异想天开的“任意犯罪”。而让全能神信徒产生“任意犯罪”冲动的背后,有三种荒谬邪说与之紧密相联!

  草菅人命,“审判邪说”制造犯罪借口

  从教义上看,全能神是一个具有极端“唯我独尊”意识的邪教。在全能神炮制的邪教书籍中,大量充斥着诸如“人是没有选择余地的,只有神说了算”等逻辑混乱、不可一世的内容。所谓的“神”,却是指“女基督”杨向彬这一傀儡,其背后正是教主赵维山在操纵一切。赵维山在其杜撰的教义中,对人类进行了极力丑化和恶意诅咒,甚至叫嚣要“审判全人类、征服全人类”。不信全能神的人,一律被贬低为“堕落”“不可理喻与不可救药”,必须接受“审判”、“刑罚”;反之,“信从女基督不必受任何约束,可以任意犯罪,救人不必受法律限制,可以任意而行”。可以说,全能神上下都笼罩着赤裸裸的暴力色彩与不加掩饰的膨胀野心。

 

  全能神叫嚣“审判全人类”,视人命如草芥

  正是这种极其荒谬的教义及其强盗逻辑,即“信女基督=凌驾他人之上的地位=犯罪豁免权”,不仅给了张帆、张立冬等信徒自以为拥有“审判”他人资格的虚假感觉,导致他们视芸芸众生乃至人命如草芥,还直接为其提供了草菅人命、“任意犯罪”的借口!

  泯灭人性,“灵界邪说”突破犯罪防线

  全能神为了操控信徒,杜撰了“灵界”这一伪概念,仅在《话在肉身显现》中便有137处左右提及“灵界”。全能神把这个“灵界”描述成兼容“天堂”“地狱”之地,称信徒“进入灵界”可以掌控万国,将是一件“无比幸福”、“无比美满”的事,以此诱骗信徒死心塌地为其效力。然而,进入“灵界”却是有代价的,即“现在脱离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儿女的,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换句话说,就是要让信徒六亲不认,脱离正常的社会生活,好让全能神对其任意摆布。

 

  致命的“灵界”、“天堂”之路

  为了自圆其说,全能神进行了蹩脚的诡辩:一边把家庭、亲情等生活中的常态都说成是“神”的一手安排,一边却抛出所谓“正常人性”来偷换人性概念,“就是在人看来神所说的‘正常人性’就是人认为的没人性,几乎没有情感,似乎没有肉体需要”(同上)。再结合其“灵界说”便不难发现,全能神所谓的“正常人性”,无非是企图利用杜撰的“神性”、“灵性”来抹杀人性,以此作为信徒进入“灵界”的绿色通道,从而达到操控信徒的图谋。这种奇谈怪论不仅自相矛盾,而且逻辑混乱,“正常”二字更是画蛇添足,结果反而暴露出全能神骨子里灭绝人性的本质!很明显,“灵界说”的根本目的,在于迫使信徒为了急于进入所谓的“灵界”而变得无情无义,甚至灭绝人性,从而沦为邪教工具。至于“灵界说”也成为“任意犯罪”的催化剂!

  自私愚蠢,“附体邪说”抹杀犯罪事实

  全能神的全部谎言建立在虚幻的基础上,而其背后的真实动机,则离不开私欲的作祟。教主赵维山以下,有所谓五大“系统”,四大“层级”,直到招远血案中实际控制张家人的吕迎春,都是全能神“食物链”上的利益占有者。为了维护通过诱骗和巧取豪夺来的利益,对于退教或拒绝入教极为敏感的全能神,经常利用“邪灵附体”这种工具进行打击报复。

 

  虚假的“恶魔附体”忽悠了“张立冬们”

  全能神宣称,“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刻斩草除根,除去我心头之恨!”如此暴力思维加上极端的自私和愚蠢,终于导致了疯狂的行为。招远血案发生之时,凶手只是因为向受害者索要电话号码遭拒便痛下杀手,而理由便是对方身上附有所谓的“恶魔”“邪灵”。事实上,张立冬的妻子陈秀娟,也曾被污蔑为最大的“恶灵”,根本原因之一,在于她妨碍了吕迎春控制张家的财产,因为身在外地才侥幸逃过一劫。(据《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二审意见书全文曝光》)说到底,这荒谬绝伦的“附体说”正是全能神阴暗目的与信徒非理性的畸形混合物,而全能神也企图借此来抹杀残害无辜的犯罪事实并忽悠信徒!

  ——无论是草菅人命的“审判说”,泯灭人性的“灵界说”,还是荒谬的“附体说”,都不过是全能神蛊惑、控制信徒的手段而已。但这个世界是有法律底线的,信奉“任意犯罪”的全能神信徒是异想天开的,也是愚蠢无知的,也足以证明全能神的极端邪恶!

【责任编辑:柏枫】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冀ICP备1601925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