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丽河北

【河北好人】张贺英:患难与共见真情

2017年02月14日 11:19 作者: 来源:河北文明网 [纠错]

   

  张贺英,57岁的年龄,本该是尽享温馨的岁月。一身洁净的服饰,见人便透出朴实无华的素质。话语虽然不多,但思绪很是清晰。当我们走进她的家庭,看看她躺在炕上的丈夫,再回头看看张贺英,打心底透出无限敬佩的同时,更增添了一份压力。十年了,丈夫连吃饭都要喂,大小便几乎不能自理,还有一位瘫痪在床的婆婆……一个并非高大的家庭妇女是如何走过来的?

张贺英,固安县温泉园区南宋村人。57岁的年龄,本该是尽享温馨的岁月。一身洁净的服饰,见人便透出朴实无华的素质。话语虽然不多,但思绪很是清晰。

  当我们走进她的家庭,看看她躺在炕上的丈夫,再回头看看张贺英,打心底透出无限敬佩的同时,更增添了一份压力。十年了,丈夫连吃饭都要喂,大小便几乎不能自理,还有一位瘫痪在床的婆婆……一个并非高大的家庭妇女是如何走过来的?

  35年前,张贺英怀着对生活的憧憬来到了南宋村与张春学结为伉俪。婚后的日子一直很温馨和谐,虽然家庭并不怎么富裕,但夫妻二人携手持家,恩恩爱爱。张贺英相夫教子,孝敬老人,居家团团圆圆,日子倒也舒坦。

  丈夫张春学聪明伶俐,勤劳手巧。那时什么三轮、四轮的都会开,一般的柴油机维修等等,在他的手下都会变得简单容易。为了让家庭过得殷实、富足,夫妻二人在2000年前后,盖了鸡舍,办起了养鸡场。他们精心打理,辛苦经营,效益还算不错。他们的一双儿女听话懂事,享受天伦之乐的张贺英和丈夫,感觉幸福温馨的日子就在眼前。

  2007年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这个家庭的平静:张春学外出不幸摔倒,腰椎严重受伤。带着昏迷不醒的张春学,由霸州医院转到北京301医院,张贺英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难以入睡,他抱着丈夫的头,千万遍的呼唤着。让张贺英不能理解的是,不仅仅是得不到回声,更可怕是丈夫下身没有任何知觉:浑身发烧、饮食极少。张贺英,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她真的有些要垮了。

  在北京的日子每天花钱如流水,这对于一个刚刚脱贫的家庭,实在无法承受。张春学的病情尽管在逐渐的有所变化,但因为经费的拮据,不得不从北京转到固安县医院,再从固安县医院转到林城医院治疗。先后奔波求医100余天。

  麦收的季节,张贺英没有任何开心。丈夫经过辗转治疗,病情有了很大进展,丈夫终于回家了。

  张贺英清楚的记得,从丈夫住院开始,她几乎没有脱过衣服,昼夜陪伴着丈夫,侍候着丈夫的吃喝拉撒,期待着奇迹的发生。没成想奔波劳顿、巨大花费的结果却是:颈椎受损,高位截瘫!

  人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作为妻子的张贺英从没有想过要离开。夫妻多年的缘分和恩爱,让张贺英久久难忘。

  摆在张贺英面前的不仅仅是丈夫的病情难以接受,还有那整个家一下子“千疮百孔”的债务。张贺英笑笑说:“那个时候真难啊,哭都没空哭。”是的,家里的顶梁柱倒了,一大家子的重担都压在了一个柔弱女人的肩膀上,就像一座大山!

  连毛主席都说,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得的是做一辈子好事。张贺英伺候丈夫一天两天容易,要十年如一日,这简直令人想象。

  出院后,张贺英起初不敢正视丈夫的身体:手掌不难摊平,下身没有知觉,身子不能翻动,只能或坐或卧,头不能后仰,喝水要用吸管,吃喝靠人喂,大小便需要收拾……所有这一切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实在有些太不公平。但张贺英硬是咬牙坚持勇敢的向前走去。

  夏天,空气闷热,张春学不说,可张贺英心里明白,外面的世界是美好的,外边的空气更是新鲜的。于是,张贺英借来轮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丈夫抱到车子上。久不出门的张春学是多么想看看村外的风光啊,家里的田园怎么样了?村头的喜鹊是不是又筑巢了……头脑没有任何伤害的他,看到妻子搬动自己的汗水,他真想大哭一场:我是个男子汉呀,怎么应该……

  后来,张春学总是闹着不肯出去,一来坐轮椅出去一趟,腿就会水肿,感觉不舒服,尤其是不愿看到妻子抬上抬下的倒腾,那难以承受的汗水,流在妻子的头上,心疼在丈夫的心底。

  每到冬天,张贺英总是把热炕头留给丈夫,每天早早的就把炕烧好,喂好饭。收拾停当以后,坐在丈夫旁边,陪着他说几句话,一起看看电视。每当这个时候,丈夫感觉非常温馨,看看身边的妻子,心说:多亏她了,要不然我早就……想到这时,一个大男子也会流下泪水。

  现在张贺英的婆婆已经年过90。因为患有脑血栓,也是瘫痪在床。虽然张春学与兄弟两家轮流抚养,但到了张贺英这拨,一切重担都要落在妻子的身上。在张春学病情危重的日子里,婆婆心疼儿媳照顾儿子不容易,每次都会回自己娘家住一段日子,她对张贺英说:“你一个女人,照顾我这个儿子,已经够苦了,我没法儿疼你,只能尽量不给你添负担……”张贺英拉着疼人的婆婆,暗下决心:放心吧婆婆,有我张贺英在,家就不会散,有我在,你儿子就有一片蓝天!

  十年来,张贺英无微不至的照料着丈夫和婆婆,精心打理着家里的农田。尽管因常年辛劳成疾,患上了腰间盘突出,压迫腿部神经,腿经常出现间歇性麻木,家庭也只能靠儿子、儿媳打工的微薄收入来维持。但张贺英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已经能够坦然面对了。

  采访中,张贺英并没有显现出过于悲伤。她说,我知道什么叫满足。每天进门有丈夫在炕上,侍候他也是一种享受,心烦了跟丈夫唠叨几句,也可以解闷。真的,有他在一切都好!

【责任编辑:思雨】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冀ICP备1601925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