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丽河北

【河北好人】刘矿鱼:拉着病婆婆去教课

2017年02月10日 10:46 作者: 来源:新华社 [纠错]

   

  刘矿鱼,任教十五年来,她始终以“优秀教师”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白天,全心为学生上课,晚上,冒着雪,到学生家里去补课。前池村散布在高低不平的山坡上,羊肠小道,坑坑洼洼,不上就下。矿鱼老师一个学生一个学生地补,东家出来进西家。有一次一脚滑倒,摔得鼻青脸肿,自己挣扎起来,再走向下一户。刘老师夜里补课摔倒的事不胫而走。第二天,夜里矿鱼老师再去补课,所到之处,全都干干净净。

刘矿鱼,女,于1980年4月出生,汉族,小学一级教师,系邯郸涉县关防乡牧牛池人,1999年武安师范毕业,任教十五年来,她始终以“优秀教师”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一、坚信自己路在脚下

  1999年武安师范毕业后,她放弃了留城任教的机会,说服父母,毅然回到了前池小学,历史以来,支撑前池学校教学的就是当地的一些民办老师或代课老师。山外调来的老师,头一天报到,第二天一早就走。19岁的刘矿鱼,住进了学校。做饭时候没有柴烧火,她便到山坡上去拾。吃水得到几里外水池里去挑。在水池边打满一担水,一路上摇摇摆摆要歇好几次,肩膀磨得出了血,到学校只剩下少半桶,自己却急得悄悄哭。

  生活的苦没有动摇她对教育的追求,刘矿鱼成了前池小学的顶梁柱,除了教好毕业班,她还主动挑起全校音、体、美等课程。教孩子们唱歌,跳舞,做游戏。因为她的到来,前池小学一下子变得生机盎然,就连整个小山村都变得年轻了许多。

  刘矿鱼老师用“心”教书,用“智慧”教书。她充分运用新课程理念,积极创设教学情境,大胆尝试各种教学新模式,每节课都让学生耳目一新。作为关防乡的骨干教师,多次在校内外上公开课、示范课,多次参加县教学比武,2008.4六年级语文教学比武获“能工巧匠”称号;2009.6信息技术与语文学科整合教学比武中获县二等奖;2012年1月风采杯数学教学比赛获一等奖,科学获二等奖;2013年县“风采杯”语文优质课比赛中获二等奖。

  二、怀揣教育爱生如子

  前池村位于涉县的东南边陲,又远又偏,为了生计,年轻的家长全都出门去打工,村里只留下老人与孩子。刘矿鱼老师对待学生,早已超出了师生情,她像妈妈一样,熟悉每一个孩子的情况,了解每一个孩子的心理。她让村里人人讨厌的“野孩子”刘晓明,变得懂事了。父亲残疾,母亲离家出走的小姑娘赵静轩没人管,刘矿鱼老师给她洗脸梳头结辫子,缝衣服洗袜子;没有了父亲,母亲在外打工的程勇杰,生日那天,刘矿鱼老师跑到十几里外的武安西峧村为他买回蛋糕。

  刘矿鱼老师心里沉甸甸的,生怕忽略了某个孩子,于是她建立了一份学生成长档案,把学生的点滴进步都记录得清清楚楚,对特殊的学生圈点勾画,实行个性化管理。打开一份份学生的档案,她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幸福,在她心中,这就是捧给过年回家的家长最满意的一份答卷……

  在村里,刘矿鱼老师就是孩子们最亲最近的人,是每个家长最可信最可敬的人。谁家摘下第一个南瓜,一准是先送给矿鱼老师,谁家打下了新米,保证会让矿鱼老师尝,也不知道是谁,总是悄悄地替老师把水挑满缸。

  三、风雨兼程迎难而上

  脚下路坎坷,风萧雨寒踏歌行。虽然,刘矿鱼老师没有惊天动地的伟业,但她的风雨兼行就是一种成功。

  就在她享受生活,与学生分享幸福的时刻,不幸降临到她的头上。2010年1月6日,傍晚放学后,矿鱼在家做好饭,单等丈夫志刚回来。到晚上八点多,等来的却是一个电话:志刚开车被撞,住进了县医院。她一听,放下孩子连夜坐车往县城赶,她跑进了医院,从一楼跑到四楼,一个病房挨着一个病房找,最后,在走廊一角,看到推车上的志刚,身上已蒙上了白布单。矿鱼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没来得及喊出来,就昏倒在地上。

  六年坚守,四年打造,一朝倾毁的爱巢,让矿鱼如雷轰顶,一下子倒了下去。她捶胸顿足,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哭得昏死过去。等她醒来,已足足耽误了半月课程,她明白孩子们正是毕业班啊。她爬起来,洗把脸,进教室,上讲台,决心要把拉下的课程全部赶回来。

  白天,全心为学生上课,晚上,冒着雪,到学生家里去补课。前池村散布在高低不平的山坡上,羊肠小道,坑坑洼洼,不上就下。矿鱼老师一个学生一个学生地补,东家出来进西家。有一次一脚滑倒,摔得鼻青脸肿,自己挣扎起来,再走向下一户。刘老师夜里补课摔倒的事不胫而走。第二天,夜里矿鱼老师再去补课,所到之处,全都干干净净。

  由于丧子之痛,婆婆身体的血压居高不下,病痛缠身。矿鱼既要照顾婆母,还得看护儿子,学校还得上课。忙得她跌倒又爬起。有时候,她真的想倒下去,就这样死去吧,不再醒来,可老老少少,哪一个能离开自己呢?早晨五点起床,陪婆婆晨练;六点叫儿子起床,然后喂饭;七点半,她用板车拉上婆婆去上班。山路崎岖,步履艰难,她在前面使劲拉,五岁的儿子在后面推,生病的婆婆在车上哭……

  生活就是爬大山,一座山还没有爬过去,下一座山又摆在眼前。身体一向很好的母亲,突发乙型脑炎,昏迷不醒,住进医院。矿鱼白天上课,晚上赶到医院,从家到县城,每天往返两百里。那些天,吃不上,睡不好,头发变白了,一下子憔悴了许多,那年,她才29岁。也是在那一年,全乡统考,班里的成绩仍然稳居全乡第一。

  刘矿鱼老师回到这里已经15个年头。每当新学期开学,她孤身一人来到村口,含着泪,送走一批又一批远去的孩子;回转头,用笑脸迎来新的学生。她以不变的情怀在这里守候,多少年来,她所教的每一个班级,都拥有全乡第一的好成绩;四百多孩子,考上了不同的大学,走出了深山。

【责任编辑:思雨】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