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案例追踪

亲历全能神的拉人手段

2017年10月13日 08:37 作者:陈红霞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我叫陈淑霞,今年43岁,家住包头市白云鄂博矿区。今天,社区的小王给我打电话,邀请我去参加社区秧歌队,我愉快地答应了。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想想以前自己信全能神的日子,真像是一场噩梦!

  家庭贫困 姊妹相助信基督

  我老家在农村,1996年结婚后随爱人进城生活。城里的生活感觉和我们村子里的不太一样,周围邻居也不走串,平时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这让我感觉很闷。家里只有孩儿他爸一个人上班,孩子还上学,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生活的贫困,心理的压抑,让我感觉生活没有一点希望,我靠在门口正失神,有位老大姐走来问我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她愿意听我诉说。我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把自己进城以来的种种委屈都向她一股脑倒了出来,老大姐微笑地听完拉着我的手开导我半天,还说自己是信基督的,有了信仰看世界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处理问题的心态也会改变。我感激大姐的开导,觉得大姐心地善良,看她说话和和气气的,我想也许信了教也会像她一样平和、善良,受人尊敬,于是我就跟这位李大姐一起去教堂祷告和做礼拜,信了基督。

  教堂分派避纷争 受人蛊惑入歧途

  信了基督教后,认识了很多姊妹,感觉生活有了一丝希望。 可是后来教堂里有几个人都想当领头的,他们开始拉帮结派,我不想掺和这些事,就在家里自己祷告。2004年,有一个原来信基督教的马大姐来到我家,邀请我去她家聚会,说姊妹们在一起祷告更有诚意,更有凝聚力,可以使你的灵命得到长进。为此,我加入了这位王大姐家的家庭聚会。

  7月份的一次聚会上,马大姐和我们说,“基督已经过时了,现在上帝道成了第二道肉身,那就是东方闪电,也就是全能神,要求大家都要相信全能的神。而且她还说,要是信了全能神,就能赦免自己的“原罪”,不久的将来可以上天堂”。这些都深深地诱惑着我,自那以后,我家的日子被彻底颠覆了。

 

  因为我们频繁的聚会,长时间祷告,不能及时给爱人和孩子做饭了,家里也常常抱怨,我和马大姐说了家中的情况,她说:“神已经说了,要放弃世俗钱财的贪恋,放弃丈夫儿女之情的眷恋,你应该按照神所说的去做”。可是我做不到放弃丈夫和儿子,为了周全两头,我便更虔诚地参加聚会,为神“奉献”。后来,马大姐的爱人不让我们去他们家祷告了,我主动提出去我家聚会祷告,为此马大姐表扬了我,还暗示将我作为带领来培养,什么是“带领”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应该是头头吧。从那以后,我更加积极地组织聚会了。因为聚会需要闭门关窗、拉窗帘,还要唱歌、读神话、讨论神话等,影响了周围邻居的生活,邻居们向我老公抱怨,我老公回家和我大吵了一架,说我不是一个好妻子,好妈妈,每天不务正业。

 

  很快周围的邻居受不了向社区居委会反映了我家的情况,社区居委会了解了情况之后,认定我信的是邪教,劝我不要再信了。现在想来自己那会儿真是魔障了。

  大家帮扶感温暖 回归社会享幸福

  2005年5月,我爱人在去单位上班的路上发生了脑淤血,半个身子动不了了,当时,我都懵了!赶紧和聚会的姊妹们借钱,可她们没人借钱给我,还劝我说要放弃对丈夫的眷恋。社区居委会的同志们得知了我家的情况,主动帮助我们联系了我爱人工作的单位,帮我们先行垫付了10000元的医疗费,又联系红十字会,给予我们家1000元的救助。居委会的大姐们经常来我家看望我爱人,和我聊天,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关键时刻,是邻居同事救了我们家,而每天在一起的“姊妹”却都不愿露面。难道真的是我错了?

  丈夫出院后,社区居委会的同志们来家看望我们,还请了两个教堂的牧师给我讲基督教与全能神的区别,我才知道我后来跟马大姐她们信的是全能神,是邪教!可是我害怕被闪电击杀,两位牧师又哭笑不得的帮助我消除了恐惧心理。通过他们的开导我认识到了是自己的狭隘让自己钻了牛角尖,是愚昧让自己轻信了谎言,真后悔把家里的积蓄都交了“奉献”!我决定自此不跟马大姐她们来往,不再信全能神邪教了!

 

  脱离了全能神后,我与邻里之间的关系也融洽和睦了。今年,社区邀请我参加了母亲节活动,活动中,大家邀请我一起唱歌跳舞,我感觉像和家人在一起一样,非常开心!社区的同志们,还经常来我家,了解我家的生活状况,给我家送过米面油,还帮我在物业找了一份工作。我现在日子过得充实,我常常感慨: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

【责任编辑:柏枫】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冀ICP备1601925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